|

为什么资本主义需要自由劳动力而不用奴隶?

杂记
2021
06/20
17:30

今天,要上工了。

你踱到工厂,一个奴隶跪在地上:“老爷好。”

你问:怎么还不上工?

奴隶说:大伙都在等老爷训下。

你说:不用等,早晨7点上工,晚上10点下工,以后就这么定。

奴隶点点头,戴着镣铐的手掏出卷闸门遥控器:请老爷开厂门。

你摇摇头:不用,你们自己开门。这东西交给你保管。

奴隶开了门,有监工们挥着皮靴,把一个个大大小小男男女女的奴隶们,抽着他们,赶进工厂里。

你说:快干活!不干活的,要挨鞭子,狠狠地抽!

奴隶问:老爷,这个机器要怎么开啊?

你说:这上面不是有字吗?

奴隶说:老爷,我不识字。

你心里一盘算,要请个老师,建个学校来教这些人识字啊。老师要多少工钱?要吃多少粮?唉……该花的成本,还是要花的。

你说:就按这个钮,这样按,再这样按。等明天我请个识字先生来,教你们这些字。

奴隶点点头,上工了。

于是一排奴隶坐在流水线上,开始操作机器。你看了会,发现有个奴隶在偷懒,于是指使监工狠狠抽了他一顿。

看了会,你觉得没劲,就回家了。

一个月后,监工向你汇报:老爷,这个月我们生产了工件XXXX个。

你一算,这不对啊,这效率也太低了。我用的可是高级的加工机器,怎么可能这么低效呢?监工也委屈地说:老爷啊,不是小的不上心,这鞭子都抽断了好几根了。

于是你又到工厂去看了。

早晨7点,监工的嗓子就在那喊开了:快点,快点,你们这群贱骨头!上工了!

又是一顿抽鞭子的声音。一排奴隶低着头,麻木地拖着脚镣,叮叮当当地在厂门口,慢慢地挪。鞭子抽得狠了,有奴隶摔在地上,被链子拴成一串的奴隶队伍停了下来。

监工威胁说:再偷懒,就拿你去喂狗!

于是奴隶们稍稍加快了步子。顶头的奴隶拿出遥控器,按了钮,门没开。他又盯着遥控器看了会,继续木然地按那个钮,门一直没动静。监工倒是门儿清,熟练地从窗户钻进厂房,倒鼓了会,门开了。监工出来对你一哈腰:老爷,不知道哪个贱骨头把门帘的电给断了。

你说:不是有监控吗,查!

监工低头说:老爷,这帮贱骨头都精得很,早就把监控的电也断了。

你摇摇头:赶紧上工吧,都快8点了。

于是又响起一阵鞭子声,奴隶们叮叮当当地摇着他们的镣铐和链子,进了工厂。

你往里头走,巡视了会,发现流水线突然停了。你喊来监工,让他查。

监工说:老爷,有个贱骨头病死了,刚刚倒下。这流水线吧,一个岗停了,整个岗都要停……

你说:赶紧的,让人补上,线不能停。

于是流水线又动起来了。还没多久,咔当一声,车间一角冒出一股浓烟。你赶过去看,原来是有个奴隶不识字,按错了按钮,把工具卡在设备里,绞坏了。

监工上去把这奴隶抽得皮开肉绽,你看着觉得心烦,说,把这奴隶拉下去,拉下去。

监工说:老爷,这工序上的设备一坏,流水线又停了。

你说:没事,有个备用的,换上。

流水线又开了会,你下定决心要弄明白为什么生产效率会这么低。于是你坚持待在车间里,看着。

不多时,车间里又有一台机器咣当一声,冒了烟了。你赶过去看,附近奴隶早就一哄而散,就有个大铁锤子,硬生生地砸在机器里,显然是人为破坏的。

你生气了,说:谁干的?

没人说话。

你说:查!看监控!

话刚说完,突然想到监控肯定也被奴隶断了电了。所以你只好说:把这机器边上的所有奴隶全部砍了!

话音刚落,奴隶们跪在地上哭作一团。监工赶紧跑过来说:老爷,不能这样啊,死一两个还好,这要死得多了,还得去买奴隶,这都是钱呐。而且,这些奴隶好不容易会按这些钮了,要教他们这些,可都是花了钱的,再买新奴隶来,还得请识字先生,不划算啊。

你想了想,说:“那就把这里的每个奴隶都抽顿鞭子。

于是流水线停了,所有奴隶围在一起,看监工抽鞭子。

抽完了,你说,上工吧,这都中午12点了。

你在车间边上吃了饭,喝了点茶,混到下午2点,再回到车间,发现流水线又停了。

你来回一查,发现有奴隶故意做得很慢,他一慢,整个流水线都慢下来,渐渐地就停止了运转。

你说:查!把这些偷懒的都查出来,全部砍……全部抽鞭子!

于是又是一顿鞭子。你开始觉得,这些奴隶从小就挨鞭子长大的,都挨惯了,又不能真的砍了他们,否则还要再请教书先生。就算真的重买一批奴隶回来,重新教他们识字,可能结果还是一样。

于是你对监工说:算了,别抽了,给他们点吃的,让他们回马棚里睡觉,晚上你到我这来开会。

资本家

一年后。

你6点半走到工厂门前,有位员工站在厂房门口,说:董事长好!

你点点头:早上7点开工,晚上10点下工,有问题吗?

员工说:公司是我家,公司好,我才不会失业,没有问题!

你笑着说:很好,现在市场竞争激烈啊,有份工作,不要失业,大家一起奋斗嘛!

这时员工们陆续都到齐了,站成一排,齐刷刷地喊:董事长好!我们愿和公司一齐奋斗!

你点头说:对嘛,我这里是计件工资,干得多,拿得多。准备开工。

于是一名员工拿出遥控器,打开大门。

人事部的小领导走过来,说:今天开始考勤,每个人都要打卡。全勤有奖,缺勤或者迟到早退,都要扣钱。

于是员工们争先恐后地打卡,6点50左右,都打完卡,开始上工了。

你踱步进厂,问其中一位员工:这些按钮,你都会吗?

员工笑着说:董事长您放心,我读了小学,初中,高中,还上了大专,进行过培训,这些我都会。

你问:那学费不便宜吧,都是你自己出的?

员工说:幼儿园起一年就好几千,大专更贵了。不过没关系,这都是我应该出的,为了工作嘛!

你点点头,觉得很合适。

人事部经理在你面前一哈腰:董事长,咱们这些员工,都是千挑万选地招进来的。不好的员工,我们根本不会通过录取,您放心。

你追问说:如果有病的呢?

人事部经理说:哎呀,现在不像以前了,我们根本不用管有病的,直接开除就行了。

你点头巡视车间,发现大家都在工作,现场井然有序。你问车间经理:现在计件,一个件要给多少钱?

经理说:一个件,给工人3毛钱。

你心里一算:这样工人一个月就能拿6000多块了。

你问人事部经理:我们这里招工,一个工人的市场价是多少?

人事部经理说:大概4500。

你点点头,对车间经理说:把计件工资调到一个件2毛3。

车间经理有点为难:这样工人们只能拿4600了。

你说:对啊,市场价,人工就是4500,我这还多100呐。把工作时间调到早7点到晚11点,推迟1小时下工,让他们多干活。

车间经理说:这样工人会不会太累,休息时间少了。

你说:没事,他们自己会少看电视,少看电影,少点娱乐,早点睡觉,自己会调节的。

车间经理点点头,准备把这事拟成管理文件下发。

你叫住他,补充说:要说,我们这里是敞开大门让员工上班的。但他们是自由的,他们想在哪里工作,就在哪里工作。不在我这工作,还可以到别人那工作!既然在我这做了,我这还是计件工资,多给他一小时的工作机会,他还能做更多的件,把工资再补回来,做得多的,还是能拿五六千,也不少了。

车间经理说:我们这很多人还背着房贷……

你说:对啊,他就更不敢走人了,还得在我这上工。想以前,我还要给他们盖马棚住呢!现在吃也不用我管,教育也不用我管,住也不用我管,我只要他们来干活就行,多简单。还不还得上房贷,有别人操心,不归我管。

人事经理提醒说:董事长,还是有员工偷懒,每个月只拿3000块,他就租个房,觉得够过日子就行了,但是拖慢整体流水线效率啊。

你说:这好办。搞个KPI,施行末位淘汰制。每个月考核员工计件数和合格率,得分最低的,警告一次。一年内警告三次的,扫地出门。

你突然想起什么,问:监控还好吧?

车间经理说:监控是好的。员工们都在计件拿工资,没功夫琢磨监控的事。

人事经理补充说:可以再搞个奖励制……

你打断他:你啊,给员工评级,一级员工,二级员工,三级员工。一级员工的计件工资是2毛5一个,比别人多2分钱。反正以前是给他们3毛钱的计件,现在全部改成2毛3了,你控制好一级员工的数量,让他们挤破头,也只能评上来两三个人,拿2毛5的计件工资。他们愿意拼抢了,我们拿的利润反而更多。

回家后,你让会计呈了张报表。看着生产效率和利润表,你满意地笑了。

THE END

相关热点

杂记 / 黑眼圈大熊猫 · 2021-08-26 11:03
1.东电社长把脏衣服送去洗衣店:请把衣服清洁好。 翌日,店员把衣服送回:先生,已经清洁干净了。 东电社长指着衣服上的污渍,大怒:这衣服根本就没做清洁,你这个骗子! 店员:你们东电不也宣称把核废水处理干净了吗? 2.番茄
杂记 / 黑眼圈大熊猫 · 2021-07-23 14:24
方便面并不是在加工过程中由直变弯的,而是一开始生产的时候就专门给弯的做! 面条首先需要被高温蒸汽蒸熟,然后被油炸,因此方便面都比较脆。面一脆之后就容易折断,而在运输与储存期间难免会磕磕碰碰,因此当面条存在
杂记 / 黑眼圈大熊猫 · 2021-07-07 16:08
1937年7月7日,日本侵略军发动卢沟桥事变(七七事变) 中国的全民族抗战拉开序幕 如今,84年过去了 那段历史,那段岁月 依然铭记在心,永不敢忘! 今日山河日新,吾辈自强! ▲ 1945年,英勇抗战的中国军队重回卢沟桥 如今硝烟
杂记 / 黑眼圈大熊猫 · 2021-06-22 13:53
借用村上先生的一句话,只是想献给那些已经逝去的英雄和那些已经涅没的历史。冷酷的仙境、世界的尽头,这两对词组所散发出的微妙情感,竟与《葫芦兄弟》的世界奇妙地共鸣,我想没有其他更加合适的形容,能如此准确地描
杂记 / 黑眼圈大熊猫 · 2021-06-22 11:53
关于鲁迅,除了茴香豆,瓜田猹,扁鼻子还有: 1. 他曾见一男人在路边大小便,因为看不过去,拿弹弓去射人家的作案工具; 2.非常腻歪,管自己叫小白象,写信落款的时候还会画一只高举鼻子的小象,写了很多情话,但是没有一
杂记 / 黑眼圈大熊猫 · 2021-06-20 17:30
今天,要上工了。 你踱到工厂,一个奴隶跪在地上:老爷好。 你问:怎么还不上工? 奴隶说:大伙都在等老爷训下。 你说:不用等,早晨7点上工,晚上10点下工,以后就这么定。 奴隶点点头,戴着镣铐的手掏出卷闸门遥控器:请
杂记 / 江户川柯南 · 2021-06-06 22:42
很多人不懂,成功并不是由于脑海里堆砌的大道理,而是由于其掌握处理各种实际矛盾的能力。一个普通家庭的孩子,即便自己始终奋进,也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掌握这些技巧,因此他们的成功往往需要时间的积累。 这个世上,大部
杂记 / 黑眼圈大熊猫 · 2021-06-05 20:49
因为你从来没有体会过权力的快感! 在小说笑傲江湖中,左冷禅在夺得了五岳盟主的地位之后,把所有的时间都用来批折子,处理不同门派之间的事物,根本就不休息和娱乐。 那么为什么左盟主要花大量的时间在处理政务上呢?
杂记 / 黑眼圈大熊猫 · 2021-06-02 19:43
你想多了, 大领导其实非常不和善,只是他们没有对你「不和善」。 其实原因很简单,因为他们「没有对你不和善的权力」,他只有对自己手下不和善的权力。 为什么会这样呢?我们只要将心比心就行了。 我假设你就是一把手,
杂记 / 黑眼圈大熊猫 · 2021-05-31 16:03
不管是有写作经验的老作者,还是尚未起步的新小白,命中率最高的雷,莫过于沉浸在开始前的意淫中,却一直不会动笔的拖延。 特别特别形象的一个场景就是,某一天某一个时间,你脑子里灵光一现,开始构思一个绝妙的点子,

相关推荐